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444530.com > 正文阅读

毕世祥是我们整个村子的亲戚

发表日期:2019-05-18 07:23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他是四川省甘孜州委常委、宣传部长,川西甘孜15.3万平方公里,他跑遍了18个县325个乡镇,每年至少有5个月在基层。“不接地气,说话没底气”,是他的名言。

  在百姓眼中,他是个时常走动的亲戚;在亲人眼中,他总那么忙;在同学朋友眼中,他有些不近情面,但都知道,他是个好人。

  他叫毕世祥。2013年12月16日,在翻越海拔4412米的高尔寺山时车辆在冰雪路上侧翻坠崖,他因公殉职。生命永远停在了53岁。一个村主任评价他时说—

  64岁的藏族阿妈洛如老人捻动着手中的念珠,干裂的嘴唇嗫嚅有声。她在念诵“唵嘛呢叭咪吽”。

  这句六字真言她不知念了多少遍,仿佛只有一刻不停地念诵,才能慰藉心中的悲伤和思念。她是在为一个人祈祷。

  此人与她非亲非故,却让这位无依无靠的五保户老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。几年来,他时常来看她,送给她暖和的棉被,掏自己的腰包给她钱,还答应过她,今年,要给她盖一间遮风避雨的小房子。

  突如其来的车祸发生在2013年12月16日上午9时50分。很快,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社保局局长陈代康接到一个来电。电话那头焦急地说,毕部长出车祸了,你知道么!

  陈代康“嗡”地一下头就大了,他赶紧向120急救中心询问,听说救护车已经去了,“正在抢救”。

  他也急忙往90公里外的事发地赶—318国道康定县境内的高尔寺山,海拔4412米。那天雪非常大,此时此地出车祸,凶多吉少。

  “毕部长”是甘孜州委常委、宣传部长毕世祥,和陈代康是一二十年的老朋友了。前一天星期天,晚饭时分,毕世祥打来电话,说是从成都出差刚回来,问他吃饭没。

  陈代康知道这必定是嫂子出差了,就在家里做了一些菜,还把酒拿出来。几人边喝边聊,陈代康喊大他3岁的毕世祥“毕大哥”,说几时见过你在康定安稳地待着,工作莫要太辛苦了,今晚多喝几杯吧。

  毕世祥呵呵笑着回应,今天不能耍久了哈,明天一早要去雅江县和新龙县,去迟了误事。陈代康说,天寒地冻的,翻山让人操心呐。毕世祥说,我们工作就是这样,不能说冰天雪地就不去嘛。陈代康知道这位老哥的性格,也就不再劝说,不到12点,大家散了。

  厚厚的冰雪覆盖在坑坑洼洼的国道上,那辆白色的越野车从道旁坠入100多米的悬崖下,车体扭曲得不成样子,玻璃全都撞得粉碎。

  “毕大哥静静地躺着,致命伤在右胸口……他已经走了,面容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。”司机和同车的甘孜州委宣传部办公室副主任旷伟都受了伤。

  众人把毕世祥的遗体抬到附近一家卫生院,陈代康几人为他洗了,又用白布包好,“平时他很注意仪表的,给他把头发也梳拢了……”

  扎西泽仁不能相信。一年多以前,毕世祥到他们村子来,与6户群众“结对认亲”。身为白玉县河坡乡先锋村村支书的扎西泽仁记得,他带着微笑,没有一点官架子,一进村子就用藏语说,“我是和你们认亲戚来了,家里都还好吧,生活过得好吗,有什么困难么。我来认门,好方便下次能找到亲戚的家门。”

  村主任根秋绒布只要提到“毕世祥”几个字,就兀自立在人群中掩面而泣。根秋说,他常常来看我们,送给我们茶、盐、清油、棉被,他是我们整个村子的亲戚。

  石渠县觉悟寺四郎生根活佛深感痛惜,活佛与一同闭关的30名僧侣为毕世祥诵经祈福。多年前,觉悟寺大殿年久失修,影响僧众起居安全,毕世祥闻听专程查看,最终大殿得以修缮。

  就像五保户洛如老人那样,很多人点起长明的酥油灯,拨动不息的转经筒,至今每日祈福,向这个亲戚献上敬意。

  白玉县沙马乡布格村的珍措也在这么做。她家很穷,几年前,“那个高个子的大官”来看她,还从自己衣袋里掏出一千元钱,说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,你买些吃的,下次我还会来看你。可是“这么好的人就这样走了”。

  提到毕世祥时,白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松吉尼玛的泪水没能忍住。他每每在路上看到有“7”字的车牌,就会想起毕世祥。“他的车,是17号。”

  毕世祥的老家在甘孜州丹巴县东谷乡东马村。在初中同级、高中同桌的老同学夏丹勇眼里,毕世祥是个“见马路上有石头,都会捡了扔到一边,说那样不安全”的人。

  1978年,毕世祥以丹巴县文科第一名的成绩,考入西南民族学院政史系。毕业后,他要求回家乡工作。30多年来,他当过团委书记、县委宣传部部长、县委副书记、州外贸局副局长、州旅游局局长、副州长,直至州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。

  人们都说他是个有才、能干的人。2004年,甘孜举办了一次康巴国际旅游研讨会,时任旅游局长的毕世祥开场用英语演讲,语惊四座。

  几年后,毕世祥从旅游局调任副州长,叮嘱同事张建国把他订阅的中国日报英文版转过来。张建国一愣,以前从未听说过有谁订过英文书报,这在州政府还是头一遭。

  精通几门语言,毕世祥不觉得有什么。他经常骑着马儿漫山遍野地跑,考察怎样开拓旅游市场,人们一度戏称他为“马背上的局长”。

  而今,前往甘孜的旅游者越来越多,“东部贡嘎山旅游圈、南部香格里拉生态旅游区、北部格萨尔文化旅游区”,康定木格措、泸定海螺沟、稻城亚丁、丹巴美人谷,这些生态文化景区在旅游市场后来居上,少不了毕世祥的一份功劳。

  当年,稻城县准备修建一条公路,一来改善深山百姓出行难,二来打通景区公路方便迎客。毕世祥急了,以旅游局长的身份赶到稻城交换意见,急切地表示,一旦盲目修路,将可能对亚丁景区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坏。最终的整体规划布局保住了被誉为“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”的香格里拉之魂。

 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远见和能干。早在几年前,毕世祥任州外贸局副局长时,甘孜没有一家外贸出口企业,自营出口和对外贸易为零。为了实现突破,他去日本考察市场,联系洽谈,签署订单,终于使甘孜的松茸立足国际市场。

  他的名言—我们要沉下去。不去基层,不接地气,不联系群众,我的想法和判断就没了底气

  2014年3月21日至26日。华商报记者踏上甘孜高原,追访毕世祥的足迹。几天时间,往复翻越折多山、昌台山、卓达拉山和橡皮山4座雪山,行程3000公里。

  可这不过是一次只有短短几天的体验。甘孜州委宣传部办公室副主任旷伟,已经记不清他与毕世祥的出差次数了。“在路上,到基层去,一走好几天,是毕部长的家常便饭。”海拔4200米的石渠县,距离甘孜州首府康定县700公里,是毕世祥的联系点,他每年都要跑石渠县几趟,往往是凌晨五点出发,一天赶到。2010年4月,青海玉树发生7.1级地震,毗邻的石渠县受灾严重。这一年,毕世祥往返石渠17趟。

  白玉县山岩乡距县城158公里,到乡政府所在地要翻越3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大山,冬季大雪封路,有时要用炸药炸开冰层,夏雨时常垮塌,往往得绕道步行。旷伟问过他,有些地方去过很多次了,恐怕比当地人还要清楚那里的情况,还去吗?

  毕世祥说,我们要沉下去。不去基层,不接地气,我们的想法和判断就没了底气。

  毕世祥去世后,人们在他的办公室发现一张甘孜州地图,他去过的乡镇村庄,都插着红旗。有这样一组数字:几年工夫,毕世祥跑遍了甘孜州15.3万平方公里的18个县325个乡镇,年均深入基层5个月以上,年均行程8万公里。

  令人慨叹的还有另一组数字:据不完全统计,2008年至今,甘孜州因公死亡人员达101人,其中89人为政府公职人员和乡村干部,有45人因车祸丧生。

  多年以前,毕世祥就遭遇过两次车祸。一次是他任康定师专团委书记时,那次车祸给他头上撞出一个疤,还落下了头疼的病根。另一次是他当甘孜州外贸局副局长时,从成都出差返回,结果撞到电线杆上侧翻到河边,他受了轻伤。

  2010年年初,毕世祥做了胆结石手术。术后刚15天,雅江县发生森林火灾。时任副州长兼州森林防火指挥长的毕世祥随即赶到现场,指挥灭火。

  2月13日是除夕夜,另一处森林又发生林火。整个20多天,毕世祥都在两个火场奔波,以至于手术炎症后来常发,胆舒胶囊成了“随身宝”。有一次,毕世祥又到白玉县走基层,当晚途经甘孜县。随行工作人员旷伟发现他好像不太舒服,找来医生一量血压,好家伙,“高压180,低压110!”医生建议他休息一天,可他不听劝,第二天一早又出发了。

  他不是“铁人”,但他有攻克难关的意志。中共甘孜州委宣传部编写的《雪山永远铭记 毕世祥同志先进事迹学习读本》,记载了他做的一些事—

  20余次深入到联系点白玉县河坡乡先锋村,为河坡乡争取学校人口饮水工程建设资金60万元;为河坡乡小学争取到20万元中央彩票公益金,建设少年宫;帮助协调资金100万余元,修桥铺路。

  他的同乡丹增回忆,2011年,毕世祥就任宣传部长,有一次向丹增了解基层文化建设。毕世祥说,农牧区宣传思想文化阵地建设滞后,在一些边远农牧区,农牧民对党委政府的政策声音,看不到、听不到,看不懂、听不懂。

  另一方面,甘孜藏族拥有深厚的民族歌舞文化资源,甘孜人“会说话就会唱歌、会走路就会跳舞”。如何让文艺吸收民间养分,又回馈基层,这是道难题。

  毕世祥率领州民族歌舞团赴斯洛文尼亚、保加利亚举办2013年欢乐春节演出,轰动一时。

  不仅如此,毕世祥提出文化惠民方案,“不能走出去的高质量,送下去的‘水垮垮’。”要用三年时间,群众文艺覆盖全州乡村。

  白玉县沙马乡原乡长呷拥记得,有一年,毕世祥下乡,听了几句她的介绍,说,你讲得不清楚,还是我去村里了解情况吧。他进了一户农家,自我介绍说,我是宣传部长,不是经贸局长,没有项目资金,只能给你精神食粮。他其实会说藏语,这次却用汉语说完,让呷拥翻译成藏语。

  30来岁的女乡长蒙了,绕了半天没说明白。毕世祥接过话头,对牧民说,下次来,我送你一台收音机,多听听政策。

  一年有200多天在外出差,甚至连八旬老母亲也难得有几次探望。妹妹毕玉回想,母亲见哥哥的最后一面,是在2013年8月。

  同事陈段恋记得,有次出差途经丹巴,他以为毕世祥会在母亲家住一晚。车过家门,毕玉搀扶着老太太,已经在楼下等着了。毕世祥下车说了几句话,前后不到五分钟就上了车,说,回康定吧。

  陈段恋说,你好久没回家咯,要么就在丹巴住一宿吧。毕世祥把头扭过去,还是回去吧,明早还有工作。车里就沉默了。

  其实,老母亲已到肾癌晚期,可再怎么疼,也从来不让家人告诉他。前几天有个晚上,母亲说,“我怎么老觉得你哥哥还在,好像又去哪儿出差了。”毕玉忍住哭腔,轻声安慰妈妈,你咋样轻松就咋样想吧。

  毕世祥大毕玉9岁。毕玉听说,人死了,永远活在心中,不能理解那是个啥感受。现在,她好像懂了。

  她只是遗憾,最近这些年,一家人几乎没有一张合影。这也是大嫂许惠明的遗憾。

  2014年3月21日。康定,毕世祥的家。许惠明向记者展示丈夫发给她的手机短信—2013年11月7日晚9时,出差在外的毕世祥问她:“你在干什么?”许:“我在看电视。你是在想我吗?”毕:“你咋这么聪明。”许:“我也是。”毕:“好幸福。”

  许惠明和毕世祥结婚27年,当年流行旅行结婚,他们到过北京、西安。如今少来夫妻老来伴。她也抱怨过他,工作比命重要吗,他也只是笑一下。

  念着念着,许惠明泪就下来了。短信翻到最后:2013年12月15日下午5时16分,毕世祥回到家中,给正在成都出差的许惠明发去一条短信:“冰冷,很不习惯。”

  许惠明当时心里很不安。“他从来不这样发短信的,可最后的信息就是这样……”

  在儿子毕达眼里,父亲是个严厉的形象。大学毕业那年,父亲问他,想找个什么工作。毕达脱口而出,找个工资高的,又说,好多同学家里都给联系了工作,你也动动关系帮帮儿子嘛。“我哪知道他是给我挖陷阱,想教育我!”

  毕达一度很生气,硬是以笔试、面试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四川省林业厅成为森林警察。直到父亲去世,毕达“才开始理解他”。

  毕世祥殉职后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、张高丽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做出批示。www.902037.com说,“毕世祥同志在严寒、缺氧情况下,坚持藏区工作30年,为藏区发展稳定作出了重要贡献。他爱国、爱党、爱民的奉献精神,我们大家都应该学习。”

  2014年年初,四川省委追授毕世祥为“践行党的群众路线优秀党员干部”,是新时期少数民族党员干部的杰出代表,广大党员干部践行群众路线月,甘孜推行举全州之力推进群众工作全覆盖活动,毕世祥结对帮扶了福利院一名小学四年级的女生仁真翁姆。他高兴极了,对妻子说,我们有了个儿子,想不到又有了个漂亮的女儿。

  他下到石渠县基层,了解到牧民送子女上学的少,稍微大点的孩子去放牛、挖虫草。他钻到牧民家里问大家,最好的虫草在哪里。

  有人说在很高的山上。毕世祥说,不在山上,在课堂上,在书本中,在老师讲授的知识里。挖虫草靠天吃饭,只会越来越少,而知识的能量是无限的。

  2013年12月19日,丹巴县城沙子坝。这一天是毕世祥安葬的日子,整个县城的人几乎都来送他。

  他的老同学周华康也在送葬的人群中。“他就是这样一个干部,‘上去红顶子,下去叫花子’,丹巴人自发送葬,可以看出他的为人。”

  周华康和毕世祥是发小,可前几年关系差点崩了。周的儿子大学毕业没工作,想托毕世祥帮忙。周华康说,只有千年的衙门,没有千年的官。你有权不用,过期作废。毕世祥听了也不恼,笑着鼓励娃自己考。

  “他就是这么正。”中共甘孜州委书记胡昌升说,每次开常委会,他不是你好我好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。

  州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婧,一次见到过毕世祥跟下属陈段恋合打一把伞,却是毕世祥举着的。她开玩笑说:你小伙子有胆量啊,让一个副厅级领导给你撑伞。陈段恋个头不高,说,毕部长大个子嘛,这是经常有的事啊。

  老友陈代康说,毕世祥不是没“缺点”,他脾气直,说话不会拐弯,“这是缺点呢,还是优点?”

  有人记得玉树地震石渠县遭灾后,他的一次发火。得知援建建材还没运到,前期部署的工作还未完成,毕世祥指着乡长说了狠话:群众还在帐篷里生活,还在冰冷的土地上打滚,住房子还遥遥无期。过几天我再来,如果还没起色,你要拿话来讲。

  毕世祥当着所有人的面,“教训”这名乡干部—“你要记住,老百姓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。”或许,这是他留给这个世界最响亮的一句话。(来源:华商报)

  乌拉圭国家队主帅塔巴雷斯公布了球队参加2016年美洲杯的最终23人大名单,苏亚雷斯和卡瓦尼将领衔锋线,戈丁和吉梅内斯两名马竞后防大将坐镇后防线。

  新赛季的西甲联系将在北京时间的8月18日凌晨02:15开战,上演揭幕战的是赫罗纳和升班马球队巴拉多利德。作为上赛季的西甲冠军巴塞罗那的首轮比赛时间定在了8月19日的凌晨04:15分,对手是阿拉维斯。

  妹妹毕玉说,那一回哥哥妥协,主要是因为孝顺。但父母的这一句话,却对毕世祥产生了终身的影响。自那以后,毕世祥读大学、参加工作、前往国外考察、深入基层调研,一言一行中,无不体现出这句话在他身上的烙印。